生命走到最後一刻, 如何不遗憾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★与死亡再度相遇

‧书名:死亡如此靠近》(新修版) ‧作者:苏绚慧‧出版社:宝瓶文化‧出版日期:2014年11月15日

一九九九年五月底,香港正在举行安宁缓和医疗亚太会议,台湾各医院的安宁疗护团队也前往那儿共襄盛举。团队中的个个专业成员:医师、护理师、社工师、牧灵人员都投入当中,一起为着台湾安宁疗护的品质与专业努力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我正式从原本的社会服务室工作了两年的岗位转调至安宁疗护中心,成为一名专任的安宁疗护社工师。

转调到安宁疗护领域,是一个意外的机会与决定。第一次听到安宁照顾,是在社工系大三暑假实习时,听到安宁照顾基金会执行长的专讲,知道安宁疗护是讲求人性照顾、四全照顾的医疗照护。当时虽然觉得敬佩这样的工作,却没有任何与自己未来职涯有关的念头。

毕业之後进入医疗机构工作,负责全医院义工的招募训练及管理,安宁服务组是我所负责的其中一组。因为工作关系,我参加了一些安宁疗护的讲座,开始深入的了解它的精神与照护理念。虽然未直接与病人及家属接触,却已让生命有了许多不同的思考、对善终有了新的认识。恰巧在同时期,位於安宁病房的社工师一职人事不稳定,总是空缺或短期内便离职,间接影响了义工的服务稳定性,义工纷纷向我反映临床上无人关心他们、协助他们,这引发我一个思考,怎样的准备才足以成为一位安宁疗护的社会工作师呢?

英国安宁疗护的推倡者桑德斯医师,本身聚集多种专业能力於一身;曾为护理、社工,为了帮助更多癌症患者继而读医学成为医师,这也使得社工专业在安宁疗护领域占有一席位置,是团队不可或缺的夥伴。

社工受到高度重视与期待,使得许多社工人只敢观望不敢靠近,我也如此。即使自己蠢蠢欲动,却一次次的克制自己,告诫自己并未准备好去做这一份工作,我其实需要更多的预备与充实。就这样,我让这份可能性从我身旁溜过。得知新的社工已招考到,我想调动的心终於安静下来,继续每天的工作,不再去想。

怎麽也没想到,一年之後机会再次来碰撞我,这次来得很明确,没有犹豫,没有却步,我义无反顾的决定将自己的生命移动,走到走在人生最後一程的病人身边。我相信它会是很大的挑战,但同时我也相信上帝如此带领,必让我领受到生命的丰盛与奥妙。

离开了充满欢乐、繁忙、乐趣的义工组织管理,我走进属於我的办公室。团队们大部分的人都前去香港参加亚太会议。虽然我是个新手,但病房里受苦的病人与家属们的照顾是不等人的。在前辈及督导未在的情况下,我被护理站呼叫,需迅速至病房,原因是有两名病人生命迹象相当微弱,随时会终止。尽管已向家属们告知并请他们做心理准备,护理人员仍担心家属会无法承受。

我用最快的速度来到病房,尚不熟识的护理人员马上指引我是哪两床,两间病房恰巧是正对面,护理师告诉我左边房间这位病人是男性,右边病房病人则是女性,男性病人已离世,正在进行遗体护理。我立即决定先进入左边这间,我猜测家属是太太,应尽快给予情绪支持与陪伴。

一进入,映入眼帘的是护理师正为病人更衣,病人安详的面容,犹如熟睡般。病房只有太太一边流泪一边收拾物品。我走到她身旁,握着她的手,表示我的哀悼,太太似乎感受到我的关心,对我说:「他辛苦很久了,这样对他比较好,他不会再痛,可以真正安息了。」

「要舍得真的很难,但你知道什麽对他是好的,你愿意为他去忍受失去他的痛苦。」

她点头,擦拭着泪水。我轻轻拍着她的背,想陪她一会,她开始拿着电话联络其他亲人。此时,对面的病房传来一阵哭声,我知道那位女病人的灵魂也被接走了。

我告别了那位太太,马上走入那间病房。病人的先生和大约高中生的儿子在床边;先生默默的流泪,儿子趴在病人身上哭着。我走过去扶那位儿子到旁边的椅子坐下,等待着他对我说些什麽。

过一会儿,病人的先生随护理人员去办手续,病房只剩下我和那儿子,他不再哭,抬起头来望着母亲,我陪着他一同注视,突然他开口:「她会不会醒过来说她是跟我们开玩笑的,是假的。」

「不会,她真的离开人间,离开你了。」我十分心酸与心疼的说着。

「她看起来像是睡觉一样……」他流着眼泪说。

「是的,她在这里沉睡,要在另一个世界清醒,去跟她告别吧!医学已经证实,耳力是最後消失的,把你心里的话告诉她,妈妈听得到,让她好好的安心启程吧!好不好?」

他同意并起身至妈妈耳旁轻轻的说了些话,我听不清楚,我想就留在他们两个之间吧!对儿子来说,他正在对母亲做一种宣告;他会继续勇敢的活在人世间,继续他未完的人生旅程,学习着独立与成长。

他最後向母亲说了一声:「妈妈,你安心的走吧!」并转身满意的对我说:「我已把我要说的话说完。」

「不会有遗憾?」我问。

「不会有遗憾。」他回答。

「真好。你真勇敢,我知道这很不容易。」我回应。

我与这少年才刚见面,却在心灵上有真诚的相遇,我的感动久久无法平息。走出病房後,我的心情因着两位病人的离世沉重许多,也因着家属的悲伤牵动在内心尘封已久的记忆;曾经我也是那位丧亲者,然而我却没有机会道别。

祖母的死来得突然、意外,一向坚毅刚强的她在没有任何徵兆的情况下倒下,或许是幼小的我不懂得看出她其实不对劲了,仍然照常上学去了才接到邻居的电话赶回家。邻居一直问我是否知道任何大人的电话,我和祖母共住许多年,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需要联络住在外县市的姑妈、伯父、叔叔,这一次却发生如此重大的事。祖母只好先靠邻居帮助送到医院,再寻找任何可以连络到亲戚的电话。当天晚上大家陆续赶来医院,我则被送回家。我知道我的恐惧。对於十一岁的小孩来说,我猜得到祖母的命危在旦夕,我相当担心却无能为力,第二天的清晨我真的收到祖母已过世的消息。我嚎啕大哭的同时,我疑惑着死亡究竟将祖母带往何方?我对死亡完全一无所知。

葬礼当天,祖母的所有儿女必须上灵车陪她至安葬地,我是唯一必须跟上车的小孩,因为我与祖母共住许久。当我看到伯母为了保护堂姊、堂妹拒绝让她们上灵车时,我惊讶原来死者是会令人回避的,内心不由得泛起哀伤与生气。

繁琐的葬礼过後,我只身北上读书,离开父亲与家乡,投靠姑妈一家。两年之後,死亡再度意外突然的带走父亲的生命,没有见面,没有道别,如此这般的消逝,化作痛苦与巨大的悲伤,我甚至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事实,极力想遗忘父亲已不在人间。

这一幕幕的记忆都因着我再度与死亡相遇而涌现出来,心里的疼痛如巨塔般压着我,我分辨不出什麽是家属的、什麽是我自己的,但使我开始清楚自己为何选择安宁疗护!是那些过去无法告别的遗憾与痛苦、对死亡的疑惑与寻找将我推向安宁疗护的路上吧!那一刻,我决定向我的神立志,我将用心尽力陪伴临终者、照顾丧亲者及学会照顾好我自己心灵曾经的伤痛。

★生命再回首

生命总是充满未知的安排,看似巧合或偶然,再回首看,却又觉得是一个重要的关键,或是一切的安排,都环环相扣。

我的生命从踏进安宁病房的那一日开始,走向了死亡与悲伤的疗癒世界。生命大量的死亡与悲伤的存在,使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再否认死亡,也否认悲伤。或许对於这个世界以外的充满竞争、喧譁、快速、效率的物质世界,死亡与悲伤是可以轻易的被抹灭或忽视,但对於真实走在生与死关头之间的人,悲伤、痛苦、恐惧、忧虑及无助,甚至对生命再也不可挽回的罪咎感,是无法再轻易压抑,或是忽视漠然。

死亡时刻,或许是人生命最後一个疗癒的机会。生命与生命的告别,关於那些长久说不出的谢谢、对不起、原谅我,还有我爱你,能不能好好的叙说?好好的坦白?好好的回看生命的情分,那些聚散,那些分分合合,有着许多曾经投入及付出的情感,是真实的生命滋味,生命体验。因为那些走过的生离及死别,於是爱,如此深刻。

这是我走过临终场境,深深领会到,也终於明白的事。当我再回看时,我感谢这一切属天的安排,也感谢我的生命真实的走过这些经历。

健康资讯

治疗早泄在龟头上涂麻药,反而造成不高潮

2021-3-30 17:58:44

健康资讯

当死亡快靠近…是什麽感觉?

2021-3-30 18:00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