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心跳器捐/柯P非第一人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国内早在一九六八年就开始无心跳器捐,但过去法规并不完善。李伯皇说,在脑死判定法规发布前,都是采取无心跳器捐,只要家属同意,就将器捐者送往手术室,在手术前拔除呼吸器,但无心跳器捐者的器官缺血时间久,移植给受赠者後,存活率较不理想。

台大教授李伯皇表示,台大曾为无心跳器捐案例举行伦理委员会,当时尚未有安宁缓和条例,委员会认为医师拔除呼吸器有伦理疑虑,因此停止无心跳器捐。 记者吴佳珍/摄影

台大医院在一九九八年引进叶克膜後,时任台大心脏外科主治医师的陈益祥就和柯文哲讨论,若将叶克膜用於器捐者,可帮助器官保存,於是参考荷兰的无心跳器捐做法,但加入叶克膜维持器官功能。

结果,此项创新有不错的成果,器官受赠者存活率明显提升。二○○○年,台大以 「使用叶克膜支撑的无心跳腹部器官捐赠」为题,将成果发表在国际期刊「临床移植(Clinical Transplantation)」,美国於二○○三年跟进台湾的作法。

陈益祥说,当年曾遇不少难题,例如急诊观察发现,有两至三成患者心跳停止後,抢救卅分无效,但一插上叶克膜,心脏却恢复跳动,让医护人员吓了一大跳,只是最终患者还是因脑部缺血过多而无法救治。

「心脏都还在跳,谁忍心器捐?」陈益祥表示,装上叶克膜让心脏跳动,并非真的救回患者,却也因此很难进行死亡判定,团队设计以气球捐赠者动脉血管堵塞,让血流仅在下半身循环,保持肾脏功能。

不过,台大医院於二○○八年之後停止无心跳器捐。陈益祥说,因外伤而进行无心跳器捐的患者,需经检察官判定死亡,担心有他杀嫌疑。但检察官配合度一直不高,加上当时器捐法令不完善,团队私下询问,法官表示如此有毁坏屍体之嫌,所以後来台大就不做了。

李伯皇表示,台大医院曾为此事召开伦理委员会,当时尚未有安宁缓和条例,委员会认为,医师拔除呼吸器有伦理疑虑,也因此停止无心跳器捐。

健康资讯

无共识! 无心跳器捐难产

2021-3-30 20:23:44

健康资讯

无心跳器捐/没准则 医师陷灰色地带

2021-3-30 20:25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