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上豪/古代医师协助用毒杀人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 但是当我在翻查医学史的资料时,会让我头痛的感觉顿时减低不少,而且还很庆幸自己活在现代的文明社会,要是把时序往前拉个二千年,那些古代人物对付政敌的方式,不是「嘴皮子功夫」而己,严重的人是明目张胆找人刺杀对手,而低调的人就在食物或饮水里下毒,此时医师可能就是最好的「帮凶」或「保护者」。

 我的话听起来可能有些危言耸听,不过我若将一些历史故事提出来,相信会改变你心中的成见。例如,西方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提斯(Hippocrates)在他着名的誓词里,就有一段瞹眛的敍述:

 「余愿尽己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,恪守为病家谋福之信条,并避免一切堕落害人之恶行。余必不以毒物药品与他人,并不作此项之指导,虽人请求,必不与之…….。」

 由上面的誓词就可以推敲,早在古希腊罗马时代,「用毒药杀人」就是种很普遍的手法,自然身为救人的医师不管是否牵涉其中,至少应该修习「解毒」的技能,也不容否认,可能有不肖医师,就是用「善於使毒」而招揽客户,但由於身份敏感,当然没人敢以此扬名於世,落千古恶名。

 所以很多人的政敌暴毙,「医师」应该逃不了成为幕後的那一只黑手。

 上述的论点可能会让你觉得我胡乱语,但是有位在美国爱荷华大学任教的吉布森(Gibson)教授,有一篇专文叫「Doctors in Ancieut Greek and Roman Rhetorical Education(古希腊罗马医师的修辞学教育)」,其中赤祼裸揭露,这时期的医师谈吐上的训练,并不是为了与病患交流,让应对进退有所依据,而是为了在法庭上辩护,使自己在可能「毒害病患」的法律案件中,能够顺利脱身。

 这也无怪乎古罗马帝国时的雄辩家西塞罗(Cicero)在演讲时痛陈,经由下毒而致人於死的谋杀案,比例实在太高了。

 至於历史上医师牵涉下毒最有名的案子是罗马皇帝克劳狄乌斯(Claudius)的猝死案。根据塔西佗(Tacitus)编年史的记载,他是在吃了皇后阿格里披娜(Agrippina)准备的,他最爱吃的菇类料理晚餐後,在当天就一命呜呼,不过最後给他致命一击的,是御医色诺芬(Xenophon)放到皇帝喉咙里,那只沾满毒药的羽毛管。

图/ingimage

 毕竟自己是救人的医师,不想在「用毒杀人」的题目着墨太多,只想拿一些有趣的故事和大家分享。因为在翻查这些史料发现,当初几个恶名昭彰的毒物,如今还如梦魇一样,存在我们的处方中。

 例如颠茄(Belladonna)这种有毒植物,它的一颗莓果,就足以使人丧命。罗马帝国皇帝奥古斯都(Augustus)的妻子莉维亚(Livia),曾经狡猾地将颠茄毒汁灌入皇帝私人无花果盆栽,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毒死皇帝,而颠茄主要成份「茛菪硷(Hyoscyamine)」所制造的药品Buscopan,是现今治疗胃痉挛、输尿管结石引起的绞痛,还有腹泻等病症的第一线药物。

 另外在早期统治欧洲北部的厄勃隆尼斯(Eburones)部落的领导人卡度弗克斯(Catuvolcus),他是用紫杉(yew)提炼的毒品自裁的,而如今从这种植物的树皮、根、枝叶提练的紫杉醇,是治疗癌症的当红炸子鸡,目前还投入治疗白血病、糖尿病的研究。

从「毒药」变身为「特效药」,可能是历史的「必然性」造就的偶然,对於医师配合毒药杀人,在历史上不堪的一页,我只能一笑置之,但对於毒药可以治病的发展,我也只能寄予厚望,但不知怎麽搞的,就是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
健康资讯

潘怀宗/孕妇大量接触塑化剂 有损胎儿智力

2021-3-31 3:42:44

健康资讯

吃完饭躺下 易胃食道逆流

2021-3-31 3:44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