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人该不该送照顾机构,总是令人纠结!社工师自己遇到这问题怎麽做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我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言语,当我叫了声:「阿嬷!」时,心中却有着难以言喻的情绪。

说来惭愧,长照一直是自己决心投入的领域,但脱离专业的角色、回归家庭时,我也只是个难以下决定的家属。当大家把照顾计画交到我手上时,角色转换後,我其实就跟所有的家属一样,心情旁徨且茫然,深怕任何一个决定,都让她受苦。

然而之所以选择将奶奶送进机构,有几点考量:

1. 家中潜藏的不友善空间

台北家中住在4楼公寓,入门後门口就有门槛、上洗手间也有个门槛,连进房也因为和室的装潢,有着将近15公分的高低差。当时奶奶正届中风过後的黄金复健期,若因受限於无法上下楼,与种种不友善空间,而错过恢复生理机能的好时机,未免太过可惜。

对奶奶而言,台北的旧公寓,实在不利她密集复健。

2. 女性与主要照顾者的传统思维系绊

父亲除了身为长子外,也是家中唯一的儿子。

在父执辈的传统家庭思维里,儿子自然而然会成为生病照顾排序时的第一位,但「照顾」一事大多与女性的角色连结较深,虽然在照顾决策上以父亲为主,但在家庭分工里,父亲主责财务面,母亲才是决策後的身体力行者。

从奶奶住院开始,在医院一路陪伴照顾,到後续送至机构的主要联系,都由母亲担任对口。那时,她曾说若奶奶送回家後,很怕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奶奶。但是她身为长媳,若不能提供照顾,似乎很难跨越在传统道德上对於社会角色的期待。

3. 与外籍看护的沟通磨合需要时间

奶奶长期与爷爷居住在云林农村,若要符合「在地安老」的目标,理应将她送回云林居住。不过当时爸妈尚未退休,不能够亲自照顾;爷爷的身体状况,也无法独自负担照顾中风奶奶的工作,此时能够使用的照护资源,似乎只剩下外籍看护。

但与外籍看护的沟通,需要时间彼此磨合,加上考虑爷爷若无指导外劳的能力,多数沟通协调还是要倚赖爸妈两人进行。只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,还可能让照顾压力不减反增。

中风後最重要的就是与时间赛跑!为了把握黄金复健期,我建议父亲先让奶奶入住机构,配合机构提供的复健服务,藉此训练身体的生活自主性。

4. 24小时不打烊的机构照护

最後决定将奶奶送至机构的关键是,机构有护理师、社工及照顾服务专业的人员,提供24小时的照顾服务。

初次中风後若状况不稳定,可能会提高二度中风的机率。在机构内,便可以透过定期复健与专业护理人员的协助,稳定病情降低再中风的可能。此外,奶奶中风後申请了身心障碍手册,可以领取托育养护补助,这也大大减轻父亲在经济上的负担。

以前老人家对於入住机构,非常排斥,认为是「被子女抛弃」。其实将长者送住照顾机构,只是换一种方式照顾他,因为任何一种照护方式,都是根据失能者的需要而产生。但唯一不变的是,无论哪种照护方式,「亲情」是任何照护资源都无法替代、也是最重要的关键。

所以我们也优先考量离家近,或交通方便探视的照护机构。这样一来,家族的亲友们便能固定至机构陪伴,给予心灵安慰,降低奶奶的寂寞。

奶奶离世後,让我再一次思考「家」的意义,也开始在照护资源这条路上有了更深的省思。

到底该在哪里安老?该使用那些照顾资源?对於被照顾者及照顾的家属,我们都希望能无憾且愉悦的走完最後一哩路。

健康资讯

认可陆疫苗 「让台商有回家的路」

2021-3-31 5:23:44

健康资讯

吃素易缺6种营养素 营养师:「蛋奶素」较有益身体健康

2021-3-31 5:28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