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景专题/从受助到助人 「暖暖」社区让长者不怕孤老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有位老太太独居儿女租下的楼中楼套房,她不良於行,好多年没出门,连「楼中楼的二楼」都没上过,直接在客厅打地铺睡觉。工班成员多次拜访她,其中一次等了廿几分钟,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最後竟发现她当天关节不适,只能缓慢爬到门前。

老太太没有长期照护者,儿女顶多每周送食物来,但她连电视坏了都「不愿说」,每天最大的乐趣是「站在阳台看着楼下路人」。工班希望替她安装辅具,还号召其他社区长者一起陪老太太散步,她始终拒绝,这成为王醒之的遗憾。

王醒之每逢长者,必先问「你怎麽洗澡?」因此发现另一位独居阿嬷家中的热水器坏了,「不知道该找谁来修?更不愿造成离家儿女的负担」,於是险象环生。她每天从厨房烧一大壶热水,再搬回浴室,倒进脸盆中擦澡,这段路没有任何扶手,起坐只能扶着洗手台。烧水、抬水、沐浴过程,危机四伏,直到工班帮她修缮卫浴。工班都是暖暖在地志工,协助修缮只收材料费。

同样的问题,伊甸基金会住宅服务发展处督导曾华昶也感受深刻,长辈常有「不得不习惯」的心态,总令他十分惋惜。但长者常是资讯的化外之民,又容易蜗居家中,社福团体只能主动出击寻找需要协助者。

王醒之观察,许多长者自认「我不值得」,在照顾好自己之前,容易先想着「我的时间不重要了,我还可以帮孩子做什麽?」他强调,这是社会歧视老化、害怕老化的结果。

「老是人生必经的过程,各种因心理及社会风气导致的『障』,才是问题。」王醒之说,修缮房屋只是起点,他认为工班的重点是「互助」,每个人都重要、也都有用,接受修缮的长者可以用自己的专长「换工」,与社会连结。

老人家常会缺乏自信,问「我能和人家换什麽?」换工班必须慢慢等待,鼓励长辈看见自己的特殊之处。那些「工」可能是他们的日常小才华,或者埋在心中的珍贵回忆。王醒之形容,「这过程像等待花开。」最常见的换工是食谱及口述历史,有位擅长太极拳的爷爷,教授两位年轻人绝学,再编成课程,教给其他社区居民。

每场换工交流结束後,王醒之会邀请参与者一起思考自己的「可换之工」,延续这段缘份。原本互不熟识的乡里有了新话题,更重要的是,让长者从「邻居家的老人」或「被救济者」等身份,转变为社区的一分子。

王醒之说明,「长照」已是当代政府与人民的庞大负担,甚至成为一种商业关系;但他希望将在医疗性照顾(medical care)之外,尝试出社会性照顾(social care)的可能性。

以「换工」活化高龄族,打破他们自认为「我不值得」的心理状态。甚至组织起志工团,陪伴老人家散心、谈天、就医,最後达成可以互助的社区关系。王醒之期盼,若人与人的相处多点包容心,甚至让「友善空间」遍布全台,当长辈不必再担心拖累他人,「老,或许可以是件幸福的事情。」

▌延伸推荐:

【囚居晚年】完整报导

https://vision.udn.com/vision/cate/122046

【囚居晚年】数位报导

https://bit.ly/3rDih82

华爷爷至今仍会独自出门买菜、逛五金行买买各种小零件和工具,自制拐杖、修理家俱是他的生活乐趣。记者许诗恺/摄影
参与「换工班」的当地居民华爷爷高龄九十三,但他当了半辈子讨海人,非常注重安全意识,还经常向社区邻居分享防跌倒秘诀、赠送自制辅具,被大夥称为「模范独居老人」。记者许诗恺/摄影
基隆市暖暖区「左下角工作室」为当地长者提供房屋修缮服务,并邀请长者加入社区营造,从「被救济者」成为社区的「一份子」,图为王醒之(前排右五)带着居民进行资源回收。图/左下角工作室提供

健康资讯

AZ打气冷 一级风险医护接种率1.56%

2021-3-31 6:33:44

健康资讯

愿景专题/走出白色巨塔 北市联医推动居家医疗

2021-3-31 6:38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