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老师出了最后一个作业,在一张纸上,用一个小时的时间,写下自己的讣文。写一篇有关自己生平的文章,是死后要登在报纸上的。写到一半,我突然停下来。我感觉有点恐慌,心跳得厉害。我在写什么?我放下笔。整个人呆住。

一切都是从那个黑色包开始的:我父亲的黑色医师包。

现在的医师很少用那种包,但1950年代却十分流行。它是大大的长方形,有着圆弧的折角,以黑色卵石状粗纹皮革制成。里面装着各种神秘的小袋子和小玻璃瓶,甚至有针筒。那满满的各式各样的医疗用品,可供父亲随意取用为人治病。那个黑色包太诱惑人,是那么威猛,仿佛具有魔力。因此六岁时我就决定,长大后也要当医生。

我们家族大多从事医护业。祖父也是医生,是泌尿科名医。我母亲二次大战时是护士。我念高三时,大哥便进了医学院就读。

进大学后我念的是医科预科。所以必须修微积分、生物学、和一大堆其他的数理课程。可是我一直念得很辛苦。想进医学院,当年跟现在一样,都是十分困难的挑战。大学四年全得泡在图书馆里。每一科一定要拿高分。(得好成绩倒不难,问题在于必须不断拿高分的是数理科目!)

我对于申请医学院的先修科目不感兴趣。我觉得那些科目都枯燥无味,抓不住我的心。反而我对于选修的文史和语文科目如鱼得水。

然而我咬紧牙关,继续读下去:数理课程只是我为达成目标必须越过的障碍。谁叫我从小就想当医生。家中的每个人不是已经、就是即将走入这一行。在我读大一时,二哥向大家宣布,他也打算申请医学院。

压力愈来愈大。管它什么水深火热,我有一天也要有一个黑色粗纹皮的医生包!

大二时我看到校刊上的一则广告:就业辅导课程:如何写好履历表。

我心想,何妨去上上看?说不定可以帮我找到好的暑期打工。在个人纪录上有漂亮的暑期工读资历,可以加强申请医学院的条件。

我当时并不晓得,但是我确实正走向一个转捩点。我是指人生道路上真正的大岔路:一辈子只会出现几次的那种。像是选择对象,选择事业前途,讨论要不要接受升迁,然后搬到世界的另一端去。

罗伯.佛洛斯特(RobertFrost)在〈未走之路〉(TheRoadNotTaken)这首诗里,很细腻的描绘出,面对如此的转折点是什么心情。那是我很喜爱的一首诗。诗人叙述在黄色森林中漫步时,来到一个岔路口。他说那两条路上堆着数量差不多的落叶,只是其中一条好像走的人比较少。他面对一个难题:应该选哪一边?哪一条路才是正确的选择?

福斯特以这几句为此诗做结:有两条路在森林里形成分岔,而我──我选择了较少有人走的那条路,一切都因此而不同。

这首诗讲的是,要做出改变人生的决定多么不容易。每个决定的利弊得失是如此接近。我们又如何在做出决定后,想要相信自己的抉择是正确的。

逢到这类转捩点,我们必须做出决定,然后无怨无悔!

于是我报名参加就业辅导课。我们以两天时间学写履历表,学习如何最能凸显个人过去的学经历,还研讨面试技巧及怎样建立人脉。

到第二天的下午,老师出了最后一个作业。老师说:这是最后一个练习。

拿一张纸。给你们一小时的时间,写下自己的讣文。写一篇有关自己生平的文章,是死后要登在报纸上的。你希望讣文的内容是什么?讣文里描述的是怎样的一生?好,我们现在开始。

有些同学倒抽一口气。写自己的讣文?才二十岁的人根本想不到死亡。死神是拒绝往来户。干嘛做这种可怕的练习?

我开始下笔。我记述当医生的辉煌成就。我在自己写的讣文里是一位名医,并担任一家著名医学院的教授(与父亲一模一样)。我开的诊所规模不小(也与父亲相同)。不止于此。我幻想父母多么以我为荣。我的收入稳定。各方佳评如潮。

可是二十分钟后,一个句子写到一半,我突然停下来。我感觉有点恐慌,心跳得厉害。

我在写什么?我放下笔。整个人呆住。

我真正想做的是旅行。定居国外。自己创业。

想到未来几年的医科训练,忽然觉得难以承受。有四年时间,我得修自己兴趣平平的课程。在四年里,要活在不知进不进得了医学院的持续焦虑中。还有念医学院四年。念完做实习医生三年到五年。之后可能还要回学校进修。

我实在不想念有机化学。我突然醒悟,我是在为父亲、为祖父而念,并非为我自己。

不,我想念外文,想研究经典小说。我内在有个声音在呐喊:你真的确定自己想当医生?你是为了他们才这么做,不是为自己!你很想到处旅行!该怎么办?

一股强烈的决心涌上心头。

我划掉第一页,放弃成为令人尊敬的名医的讣文。我想了想,然后重新下笔。这一次是不一样的故事。不一样的未来。

在新的讣文里,我从事国际商务。我精通四种外语。我在欧洲经营公司。我甚至写了两本商管书籍。我周游世界各地。

在商学院教若干课程。我规划出截然不同的事业方向。我也写到结婚和生了三个子女。交到许多有趣的朋友。

我才二十岁,就写自己的讣文。其实我写的是人生的计划。一个令我满怀憧憬的计划。那是我的而非家父的计划。

多年后,那篇讣文已经找不到了。可是我始终没忘记里面写了什么。

课程结束的隔天是星期天。我走到宿舍走廊底。把一枚硬币投入公用电话。我照例打对方付费的长途电话:我每周一定打给父母。

爸,我决定不读医学院了。

我等待反对的回应,教训的语气,想让我打消念头的游说。可是这些都未发生。

随便你读不读医。不管你选择做哪一行,只要是你喜欢的,我都为你感到高兴。

(我心里想着:他真是那样回答吗?不,不可能的!)

真的吗?

真的。家里没有一个人觉得你一定要当医生。

我好惊讶。目瞪口呆。电话听筒从我手上滑落。我慢慢舒了一口气,笑得合不拢嘴。我想抱住父亲。

各位或许好奇:后来怎么样了?情况如何?我可以告诉大家:后来一切都很顺利。几乎都照着我在二十岁时自己写的讣文发展。

当你有意协助别人反思,他这一生究竟想要做什么,又想要别人怎样纪念他,请用这个问题:如果你今天必须写自己的讣文,你希望怎样述说你这个人和你的一生?

本文主要介绍人生,就业相关内容

网络美文

钱多一点,就不会牺牲家庭了吗?刚好相反

2021-3-31 23:53:44

网络美文

如何发现你丈夫是否有外遇

2021-4-1 0:03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