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性生活、BDSM、多重伴侣关系?带你窥探现代人的非典型性爱关系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快求我将你绑起来

多谢《格雷的五十道阴影》,让本身令人惧怕的 BDSM 变得亲民一点,可惜在公众眼中,它仍然是种很黄很暴力的性爱癖好。Bondy 作为 BDSM 爱好者,希望能为它正名。BDSM当中包含三种意思,BD是指捆绑和调教,DS则是精神上的支配和臣服,最后才是追求痛觉快感的SM。怕痛的Bondy只对前两者有兴趣,就算是捆绑,亦纯粹为追求束缚感和在皮肤表面留下痕迹。

虽然一直跃跃欲试,但 Bondy 从来没有跟前男友玩过。别说 BDSM,两人在一起七年,上床次数少得可怜,ex对她总是兴致缺缺。然而 Bondy 自问需求不低,无奈之下曾到外面偷吃,却发现有性无爱的肉体关系一点也不享受。分手后,Bondy 决定正视自己的喜好,主动到交友软件寻找 BDSM 玩伴,开宗明义列出条件。不久后真的遇到对象,两人从BDSM的喜好至日常沟通都很合拍,接下来就是订下契约。

所谓契约并没有法律效力,而是 BDSM 爱好者对彼此界限的约束。他们说好不能向对方说谎,并只能跟对方一人进行 BDSM。玩 BDSM 的基本是100%信任对方。一旦违反契约,我们就完了。Bondy 会称对方为 partner,但并非是男女朋友的意思。我们不是因为爱,而是因为想找玩伴而在一起,所以不会考虑两个人的将来。他们都很清楚这不是恋爱,但感觉很类似。BDSM 爱好者通常有不同身份定位,主要是支配者和被支配者。而 Bondy 则是双向者,可以切换身份。她跟 partner 会互相用言语羞辱对方,辅以道具增加情趣。现在他们每星期都会见面,上床的频率也能满足Bondy。虽然她不排除日后有可能发展出爱,但此刻她安于现状,还未打算展开新的恋情。

专家剖析

Sonia Wong,性别研究学者及女人节创办人

我们可以由性虐待这一翻译看出华文社会对于 BDSM 的误解,个人觉得较好的翻译是台湾 BDSM 团体皮绳愉虐邦所创的皮绳愉虐,因为Sadist和Masochist(SM)是个人性格倾向,以及其独有获得快感的方法;Domination和Submission(DS)是在商讨和互信的基础上双方自愿担当的位置,也是确认、尊重并接受对方独有的获得快感的方法;Bondage和discipline(BD)等是根据大家的喜好和承受能力、在双方同意进行的交流;当Slave把照顾自己快感甚至身体的权力交给你,Master掌握的不是权力,而是信任和责任。在看似暴力的形式背后,BDSM其实是关于安全、理智、知情同意以及沟通和信任。如果能看清这一点,就能够明白,真正的BDSM关系其实比所谓正常人的性更加接近我们理想中由沟通、尊重、信任建立的性爱交流。

我们,是真正不能触碰的关系

在尚未成为瑜伽导师前,Pearl在朋友的澳洲婚礼上认识了他,后来二人正式在一起。他是犹太人,住在澳洲,未婚却已经是两子之父。知道他忙,Pearl一年七次飞到澳洲相聚,四人相处亦算融洽。然而问题很快来了,为何欲火每次都只能靠互相爱抚来解决?也许是患有忧郁症的前女友(孩子的妈妈)和孩子为他带来阴影吧,所以他害怕做爱,担心我会怀孕,我相信未来会变好的。Pearl猜测。两年过去,他们终于踏出第一次。Pearl吃了避孕药,他亦戴上了保险套,可惜抽插了没多久,他离开了Pearl的身体,这样的半途性爱如是重复,他亦开始冷淡。

他曾经跟我commit很多。、在关系初期,我感觉他是认真的。、连父母都见过,还不够实在吗?

最后的三个月,Pearl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飞到澳洲看能否挽回,但最终还是分手了。是什么驱使Pearl一直守候这段关系?除了爱,就是太相信他的诺言,并觉得自己事事可以迁就。之后她努力疗伤,还成为了瑜伽导师,从锻炼中面对自己。回想起来,我当时根本不敢问他为何不能做爱。原来一段关系中不需要牺牲的你,更不应迷失自我及太依赖另一半。

曹文杰博士,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课程讲师

性交其实具有特别意思,而插入式性交更有入侵的意味,要有一定信任才可。要知道性会表现出自己的脆弱,特别是在床上坦诚相见时,一直所接收的传统社会观念会随即涌出,被性吸引力判断自己的价值,加上每人对亲密都有自己一套想法,我认为这段关系要有突破才可建立进一步信任。如果大家遇到Pearl这种情况,首先,清楚地分享自己的感受与需要,然后尝试用你愿意跟我说吗的口吻邀请对方;第二,如果问题是出于对方所带着的伤痕,必须先处理;最后是慢慢摸索,向对方表达自己愿意接纳及陪伴他走过。

三人行其实非世俗所想般好或坏

没见NaNa多年,原来她正身处德国读书,而且还离了婚。离婚后,她在一次Ted Talk演说中听到Polyamory(多重伴侣关系)一词,内容充满启发,于是便向一位奉行多重关系的朋友了解更多,之后还成了情侣,对方有一位身处台湾的女朋友。多重伴侣关系,就是多于二人的负责任恋爱,他们之间不会瞒骗,而是共融地交往。这种关系,让NaNa觉得心理可以更趋平衡,不用绑死自己之余,也可以从不同人身上找到自己所需。你不会期望对方眼中只有你一个,那就少了猜疑,不再因小事而触动神经,情绪会比较理性。

你不需要跟他的女朋友做朋友,但最好有交流。可惜他的女朋友接受不了我,致使他经常要撒谎,明明在陪我却又说回到家,这样就违反了多重关系的理念,后来我才选择分手。之后NaNa遇到另一个人,他和女朋友都是奉行多重关系,三人正尝试发展中。我们对大家都有好感,记得有一晚我正跟他通电话,他没空时,就把电话递给女朋友,我和她谈了很久,大家就像亲人一样。然而人都会有情绪及私心,那怎么处理?NaNa坦言这是多重伴侣关系中最难的一环,所以一定要先学会处理好自己的情绪,才能体谅及明白对方。

当外间以为这种关系是享齐人之福,认真了解,就会知道这是一门学问,关乎到自我探索和了解、情绪管理、懂得爱与被爱,比传统恋爱模式更难。未来,NaNa不会抗拒任何模式的关系,只想找到一个像家人般值得信赖、充满爱及互相扶持的终生伴侣,而且…绝对不再结婚。

多重伴侣关系常被误会成滥交,其实刚刚相反。很多人把多重伴侣关系与开放式关系混为一谈,其实两者是有分别的。多重伴侣关系是一段可多于二人、包含浪漫的爱及讲求道德的关系;开放式关系则只在于性方面,二人的爱情关系以外可跟第三、四者有性关系,并且是有承担地开放,不能瞒骗伴侣。

一个人如何知道自己是否适合多重伴侣关系,可以试问自己这六个问题。

1.我曾否同一时间爱上超过一个人?

2.我认为只能有一个真爱或一个真实的灵魂伴侣吗?

3.我想从爱情中得到什么?我可以接受多重的性关系或多重的爱情关系,抑或可以同时接受两者?如果我想要多过一位伴侣,我期望跟他有多亲密和靠近,而我又能向他给予什么?

4.开放透明的关系对我有多重要?如果我有多于一位伴侣,我乐意他们彼此认识吗?如我的伴侣有其他伴侣,我又有多乐意认识他们?

5.我如何界定承诺?我是否可以同时对多于一人承诺?

6.如果我已在一段关系之中,我对别人的渴望是否源于我对现有关系的不满和不快?如果现在的关系已满足我的需要,我仍想有多于一位伴侣吗?

我的男友是牛郎

入黑后的歌舞伎町是小夜经常流连的地方,只要牛郎店有开门的日子,她都是座上宾。自从去年于社交网站被一位日本牛郎搭讪后,两人一直互相传情。趁著一次东京旅游,小夜顺道跟他见面,首次踏足牛郎店。小夜不知不觉对他产生好感,展开这段远距离恋情。小夜开始时每月一次快闪东京,见面主要是吃饭和到牛郎店喝酒聊天。持续半年后,为了可以天天见面,小夜决定短居日本。

牛郎背著一身债务,为还债他每天打了好几份工(男公关只是其中一份),休息时间极少。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他这样不顾一切要上班的人!这份动力让本身性格得过且过的小夜也受到感染,如果不是他,我大概还是一个废青。她变得积极上进,勤快赚钱,而赚到的钱,大多花在男友身上,每次平均消费二至三万日元。其实帮他还债不是更直接吗?我不想他有吃软饭的感觉,像这样支持他在工作上似乎更好。

牛郎的工作就是要哄女生高兴,小夜对此表现淡定。他答应我不会跟其他客人出去,所以我是地位最高的!店内没有二人世界,他俩又不是同居,每月大约只有一次正式一点的约会,但小夜甘愿选择这样约会。能跟他待在同一个空间已经很开心了。

邓凯宁女士,心理学硕士、两性专栏作家及两性节目主持人

局外人看这个故事一定担心小夜是否受骗,但当局者迷可以是一件乐事。认识到让自己成长的人好重要。大多人会觉得小夜那么辛苦工作赚钱给那位吃软饭的男友很有问题,但工作不只为钱,是生活态度亦是成长过程,先不谈他们是否真爱,小夜真的受正面感染成长了,有本事去赚钱,便有资格选择如何花钱。人家常常说夜店没有真爱,大多是因为第一印象不好。每段感情也是建立于信任,我建议小夜不妨提出一些要男方付出责任的事情,例如大家去借贷公司盘算一下如何还清债务?还清债务后能同居、旅行独处、订婚吗?我相信牛郎店或夜店也可以萌生真爱。

本文主要介绍性爱,BDSM,多重伴侣关系,无性关系,牛郎相关内容

网络美文

放宽心,放下计较,感恩随缘

2021-4-1 4:35:44

网络美文

CEO的心理背景,投资心理学

2021-4-1 4:47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