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割可弃?割阑尾真的是割掉身体「多余」的部位吗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我们企图理解阑尾,起始远在惠勒之前,但多半止於猜测。至於阑尾是演化古蹟的观点,主要来自切除手术的结果──大部分案例没有发生任何後遗症。所以基本上,这个观点是逻辑的总和。至今,外科医师们(包括惠勒这样的特例在内)切除过的阑尾已达百万条之多。他们观察手术结果的心态,与你观察住家结构时相去不远。当你发现拆掉一根碍眼的梁柱後,房子安然无事、没有倒塌,你便松了口气,除非偶尔大风刮起时可能会担心一下。而接受阑尾切除手术的病患,看来的确都安然无恙,甚至多数都寿终正寝。既然这房屋结构完全不受影响,自然会推测拆下来的梁柱(阑尾)原本即是多余的。但阑尾似乎仍有某些作用,起码有些没有阑尾的人因此生病了。彷佛我们面对白老鼠与无菌室的实验结果般,没有人关心阑尾这个演化遗迹过去的任务──在人类祖先猿猴类或更古老的物种如鼠类,甚至恐龙体内,其作用为何?它的存在是否必要?毕竟有时它比较像颗未爆弹,在某些人如狄恩体内会无预警地爆炸,大声告诉你:「嘿!我在这里,快带我出去!」

然而在许多例子中,单纯地将阑尾视为一个退化、过时、无用的遗迹,却又不尽完善。的确,对罹患急性阑尾炎的个体而言,如果不立刻切除阑尾可能因此丧命,且不分老少。急性阑尾炎在当今整体人类族群的发病率约为十六分之一,而在未接受手术的情况下,其中约有一半的人会死亡。回顾整个演化史,若以此三十二分之一的死亡率推估,加上从不同个体阑尾的存在与否、大小、形状等外观来看,此器官应具备遗传性,否则决定阑尾是否过大,甚至是否存在的基因不需几个世代的时间即会消失。演化对待万物皆平等,有致命倾向或使个体变得较衰弱的遗传特徵,在基因库中难以保存下来。举例来说,移居到海洋洞穴生活的鱼类,很快就失去了视觉,因为这项功能不仅无用,还是种昂贵的浪费。搬进黑暗之中的穴居鱼,在短短数个世代内失去的不仅是眼睛,还包括所有相关的神经回路,而大脑相对应的视觉区也逐渐退化。假设阑尾如穴居鱼类的眼睛般完全无用又浪费,它应该会很快从人体中消失。但出乎意料地,尽管数以百万人因其而死,阑尾却依然屹立不摇地存在。显然,我们必须重新省思它的角色。

从人类的近亲猿猴类的身上,我们得以一窥阑尾的真相。如果它只是退化中的遗迹,那麽藉由研究近亲体内阑尾的构造或它负责的工作,或许能够厘清这个器官对人类祖先的重要性何在。正如穴居鱼类的眼睛虽然已经失去实质功能,但从牠们的近亲身上,依旧可以得知其构造当初对於视觉的重要性。同时,若以上假设成立,与人类血缘愈遥远的物种,阑尾的重要性应该愈高,例如猴子阑尾的重要性应高於黑猩猩,而黑猩猩阑尾的重要性又高於人类。

.书名:我们的身体,想念野蛮的自然:人体的原始记忆与演化
.作者:罗伯・唐恩
.译者:杨仕音, 王惟芬
.出版社:商周出版
.出版日期:2020/10/08

然而科学家从上述研究中发现一项矛盾的事实:人类或与人类血缘接近的灵长类,体内阑尾的构造较其他原始灵长类更为发达,也更为精密。换句话说,阑尾对现代人种的重要性可能高过我们的祖先,可见当初主流的退化遗迹论点似乎完全说不通。除此之外,看似无用的阑尾事实上处於「进化」阶段,因为就演化的观点,拥有发达阑尾的个体可能寿命较长或生殖能力较高,才能使这个遗传特徵更成功且强势地保存於基因库中。问题彷佛回到了原点,既然阑尾不是退化的遗迹,反而演化为愈来愈发达、精密的构造,它势必有其价值。但那究竟是什麽价值呢?

健康资讯

拥有「大、自然」系性感美波 女医师解惑隆乳5大迷思

2021-4-1 16:09:44

健康资讯

自伤连环爆 4解方「TIPP」缓解冲动

2021-4-1 17:52:44